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海上之花 铿锵绽放
发布时间:2017-03-09 | 来源:工作动态 | 浏览字体:【

女人如水、如花、如歌、如画,如春风一般明媚,似阳光一样灿烂。她们是巾帼英豪,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奇迹;她们是铿锵玫瑰,在海浪中勇敢绽放……阳春3月,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来临之际,记者来到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采访了3位女性,她们的经历也许很普通,却让人感受到“半边天”可爱可敬。让我们一起倾听她们的故事,分享她们的海洋情缘。

许宁:海冰上舞动青春

她说,她是大海的女儿,出生在海边,工作也与海洋打交道;她说,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一个是十月怀胎的宝贝,一个是她用所学所知孕育的一份海冰灾害风险排查技术规程;她说,她很享受工作,所从事的海冰工作已成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她就是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海洋动力室副研究员许宁。

“我是大海的女儿”

初见许宁,只见她淡妆素雅,扎着马尾,看似柔弱,眉宇间却透着英气。

许宁出生在北方沿海城市秦皇岛,从小便与海洋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出于对海洋的热爱,许宁高考时选择了海洋专业。博士毕业后,摆在许宁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留在学校做行政工作,另一条是搞海洋科研。面对人生的重要选择,许宁毅然选择了她热爱的大海和海洋科研工作。

自2011年入职以来,许宁一直与海冰打交道,从事工程海冰监测及相关技术研发与应用、工程海冰灾害风险机理及预警技术研究等工作。6年来,她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修编了我国首个海冰专项海洋行业标准,参与了国际标准的制定……她用青春与激情诠释着对海洋事业的热爱。

“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2012年,许宁承担了国家专项——“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项目”海冰部分的技术规程编制工作。编制规程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一方面要结合理论估测现场条件,另一方面要到现场实际操作,验证规程的科学性。

就在这个忙碌的当口,许宁发现自己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许宁先是激动,激动过后她又陷入了深深的忧虑。

“项目刚启动,事情特别多,医生不建议我过度劳累,那段时间挺纠结的。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继续这项工作。它也是我孕育的一个“孩子”,怎么舍得丢下。”许宁声音轻柔,却十分坚定。

就在规程编写完成之际,许宁的宝宝也呱呱坠地。“孩子和规程都能如期诞生,这是老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在谈到这段“奋斗史”时,许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工作使我快乐”

今年33岁的许宁,从上学到工作,与海冰打了12年交道。“海冰工作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很享受。”许宁说。

“工程海冰是以预防和减轻海冰灾害为目标、开展的海冰参数预报技术研究,简言之就是通过一系列研究,保障冰区海上工程安全。”许宁说,“工程海冰研究集中在核电工程、石油平台、港口工程3方面。若不进行科学的管理监测与安全保障,海冰会对这3类工程造成不同程度的危害,不仅会给企业带来经济损失,还会污染海洋环境。”

如何将海冰可能造成的风险降到最低,保障工程安全?许宁不仅要通读国内外有关书籍以及研究案例,还要到实地观测、检测,排查安全隐患。2013年,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开始试点,还在哺乳期的她3次到海上石油平台进行风险排查。

许宁在与技术人员交流时发现,他们对安全的考虑仅仅停留海上石油平台运行过程中,并没有考虑到工程在设计中可能会产生的问题。她认为,这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海冰的一些要素会发生变化,无论哪个阶段都可能会对工程产生一定影响,必须要全程开展安全防范工作。”许宁说。

从平台回来后,许宁认真查阅资料,结合所学的知识,提出了基于全工程生命周期安全防范技术方法,大大降低了风险,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工程安全。

为了更好地做好工程海冰工作,许宁还积极参加各项国际会议,进行学术交流。“对于中国开展的工程海冰研究,国际上是十分认可的,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发声,不仅可以拓展我国工程海冰研究成果的应用范围,还提高了我国在该领域研究的国际影响力。”许宁说。

与此同时,她还调研了加拿大、美国、瑞典、丹麦等国家的海洋、气象业务机构和海冰相关部门,在冰情监测预测信息发布、搭建信息平台等方面借鉴了国外经验,对我国搭建海冰信息服务平台的技术方案进行了论证,得到了行业内认可。

“虽然工作和生活有时候会存在一定的冲突,但家人给了我很大的理解和支持,让我很感动,让我踏实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感觉很幸福、很快乐、很有满足感。”许宁说。

许宁

郑楠:“我喜欢出海”

在很多人眼里,出海作业是一件艰苦而又无趣的事情,远离亲友、没有网络,还要忍受晕船的痛苦。但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海洋化学室的郑楠,却把出海当作诗和远方,苦中作乐,以苦为乐。

“我喜欢大海”

郑楠1986年出生于河南,她对童年的记忆就是贴满了屋子的世界地图和各国地图。年幼时,父亲对她的宠爱不是买玩具或漂亮的衣服,而是带着她把地图上我国南方的沿海省市旅游了一遍。

河南是内陆省份,当其他的小朋友对海洋还只停留在电视画面上时,郑楠已经看过上海的海、广东的海、海南的海……她幼小的心已深深地被广阔的大海所吸引。

上小学时,郑楠可以说出许多海峡的名称,高中地理课本上全球海洋环流让很多学生头痛不已,可郑楠却如数家珍。

17岁参加高考时,她毅然填报了中国海洋大学,选择了地质专业。“我喜欢海洋,想研究海洋地质,最后选了化学专业,用化学的方法研究海洋。”

成绩优异的郑楠上大三时被选入“国家基地班”,开始系统地学习海洋知识。2007年大学毕业后,她到了厦门大学研究海洋无机碳。

2011年1月,在父母的鼓励下,郑楠进入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工作。

“我喜欢玩儿”

郑楠从小学习成绩就十分优异,“只有考试考好了才能有更多时间去玩儿。”爱玩儿的郑楠在读大一时参加了9个社团,甚至一度“玩”成了学生会副主席。

出海在很多人印象中是一件艰苦的事情,但郑楠却认为“出海是件好玩的事儿”。聊到出海,这个文静的姑娘开始向记者讲起了“段子”。“前几年,我们每年要参加长江口航次任务,每次都租用小渔船。第一年,船上没有厕所,我们几个女生尴尬不已。第二年,终于有了厕所,却没有厕所门。第三年,厕所终于有了门,大家都感叹条件改善得真是神速啊。”

“有时遇到特别大的风浪,我们就把仪器设备用绳子固定住。接下来就是把人绑在柱子上做实验。本来人是绑在椅子上,但船一晃,连人带椅子就都跑了。平时,咱们在陆地上哪有机会体验被绑起来做实验的滋味啊,有趣吧。”郑楠笑嘻嘻地说。

“每个航次都会认识不同的人,遭遇不同的海况,这些经历很新鲜,充满了挑战。”在郑楠看来,这些都是好玩儿的事儿。

“我喜欢出海”

郑楠介绍说,海洋在全球的碳循环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地球上约93%的二氧化碳储存在海洋中,并在海洋中循环,她的工作就是研究碳循环,从而分析二氧化碳排放对气候的影响。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从2009年启动了这项工作,郑楠2010年加入碳循环团队,现在已经成为业务骨干。研究碳循环就少不了出海,“出海肯定很辛苦,但我喜欢。”郑楠说。连续6年、每年十余航次的外野调查她从未缺席,南下印度洋、北上日本海,中国南海、东海、黄海、渤海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有过海上作业经验的人都知道,出海很容易遭遇台风、暴雨、寒潮、浪涌。做站位更是一项辛苦的工作,每一个站位都要采水样,并要及时处理,现场分析。通常,一个站位的水样还没分析完,下一个站位又到了。出海时,郑楠就开启24小时工作模式。南方的海水相对暖一些,北方冬季的海水冰凉刺骨,但也不能带手套。“我们做海洋化学的都这样,习惯了。”嘴里说着习惯了,但是身体并不习惯,因为经常熬夜,郑楠的右眼视网膜局部脱落,严重影响了视力。

一次常规采样会有一两百份水样,多时甚至有五六百份,除了少量样品要在船上完成分析,更多的需要带回实验室化验。郑楠告诉记者:“虽然水样在船上经过了简单处理,但时间长了水质还是会受影响。二氧化碳很不稳定,我们做实验通常要从早8点忙到晚8点,有时还要通宵。”

不管在船上还是单位,郑楠都能和大家打成一片。“在船上,大家一起经历大风大浪,都是过命的交情。在单位,我和同事更是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能和大家一起工作很幸福。”郑楠说。

郑楠

康婧:“女神”炼成“女汉子”

她,时尚靓丽,聪慧可人,许多人视她为“女神”。

她,下海上岛,熬夜加班,十足的“女汉子”模样。

这个有着女神和女汉子双重身份的姑娘,就是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海岛保护与利用中心的康婧。

“我登岛,我骄傲”

4年前,康婧进入监测中心,从事海岛、海岸带生态环境变化机制、功能分区、海岛监视监测以及海岛保护与利用等方面业务支撑和相关领域研究工作。作为海岛监视监测的技术支撑部门,到海岛调研、开展验证是一项重要工作,康婧已数不清到过多少个海岛了,她也渐渐从“女神”炼成了“女汉子”。

我国海岛大多分布在距大陆较远的海域,有些海岛登岛十分困难,尤其是偏远的无居民海岛,一般没有码头,康婧和同事只能租借小渔船上岛。“上岛要选在风浪不太大的日子,要趁着船离岸边最近且相对平稳时一个大步跳上岛。优雅根本谈不上了,只要不摔倒,确保测量仪器安全就行了。”康婧俏皮地说。

完成一座海岛的监视监测和调查工作,通常要用一整天的时间。如果遇到大一些或者情况复杂的海岛,就要连续几天往返。2015年,康婧和几名同事到海南和广东,选择了七八个海岛开展外业调查。他们租了车和船,康婧兼职当起了司机,连续十多天高强度的工作,她成了同事眼中的“超长待机的战斗机”。

几年来,大大小小的海岛康婧走了上百个,北到长海,南到西沙、南沙,同事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登岛达人”。“虽然辛苦,但从北走到南,有机会登上这么多海岛,我感到特别骄傲。”康婧说。

“我工作,我快乐”

初见康婧,同事杜宇眼中的她“衣着时尚、妆容精致,十足的女神范儿”。随着深入接触,杜宇发现康婧是一个“工作狂”。“我问她为什么这么热爱工作,她居然反问我说不工作做什么呀。”杜宇说。

去年3月至7月,康婧脱产到成都参加国家海洋局组织的外语培训。其间单位接到一份急活儿,要求在我国1万多个岛屿中选出100个无居民海岛做站点,任务紧急,海岛保护与利用中心主任付元宾给康婧打了电话。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下来,白天上课,晚上查阅资料,3周后,康婧交出了一份选划方案。付元宾惊叹道:“她居然在那么短时间内完成了方案,而且做得非常细致,一看就是查阅了大量资料和文献。”后来,这份方案得到了上级领导的称赞。

“每次看到方案被领导采纳,并应用到实际工作中,我就感到很有价值,很快乐。”

“我坚持,我收获”

作为一个“80后”年轻人,康婧在近5年的时间里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技术重点实验室开放基金各1项,以骨干身份参与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实验室基金项目1项,科技部重大专项项目1项,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公益性专项项目5项。发表相关学术论文15篇,参与编写专著1部。

这些成绩的取得既有一次次登岛的踏实,也有一夜夜写作的艰辛。康婧认为,这都离不开同事们的帮助与鼓励,她更被大家对工作的热情与对海洋的热爱所感染。

让康婧印象最深的一次野外经历是在辽宁鸳鸯岛。“鸳鸯岛是典型的沙泥岛,夏天上岛困难,我们就选择在海冰融化前上岛测量。当地气温很低,脚都被冻僵了。但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大家都咬牙坚持着,让我很感动,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海洋人的执着与坚韧。”康婧说,“这么多年和海洋、海岛打交道,自己也有了一颗和海一般宽广的心。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勇于担当,就要坚持下去。坚持也让我有了不少收获,让我在工作中实现了人生价值。”康婧说。

康婧

关闭